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要闻
珲春林区基层法院首次尝试执行“虚拟财产”
  发布时间:2019-08-21 19:26:57 打印 字号: | |

珲春林区基层法院执行局正在积极探索新方式,首次尝试执行被执行人的虚拟财产,此举是对被执行人资产处置的一次新的尝试、新的探索、新的思路。

公民的财产既包括有形的,也包括无形的,虚拟财产应属于无形资产的一种。判断虚拟财产是否具有现实财产的意义,就必须考察虚拟财产在与现实交流中是否反映了现实社会的利益关系,其上是否存在着法律必须调整的权利、义务关系,以及虚拟财产是否具有民事权利客体的基本特征。通过回顾虚拟财产法律问题产生、发展的轨迹,分析虚拟财产与现实财产的共性与区别,可以充分展现虚拟财产的现实财产意义。

自《民法总则》第127条将网络虚拟财产列入条文后,不可否认虚拟财产在生活中已倍受关注,比如:手机靓号、车牌靓号、域名,还有近几年风靡的比特币、以太坊币等数字货币。虚拟财产的出现给解决执行难带来了机遇,它打破了法院一般只查封房产、汽车等实体财产的传统。但虚拟财产的隐匿性、限制性、估价难也给执行工作带来了一定的挑战。

近日,珲春林区基层法院对两起被执行人的“手机靓号”进行了保号停机的查封处理,这是对虚拟财产的首次执行。两起案件的被执行人分别是林某和刘某,林某是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的被执行人,此案执行标的213958.00元,于2017年5月立案至今未履行债款;而刘某是劳务合同纠纷案件的被执行人,此案执行标的35200.00元,于2017年10月立案至今未履行债款。虽然两起案件没有共通之处,但两位被执行人却有相似之点,两位当事人都是拒不履行的“老赖”,但都拥有尾号为四连号的“手机靓号”。

在案件执行的过程中,珲春林区基层法院执行法官受到层层困阻,先后对二人名下的银行存款、车辆、不动产等财产信息进行查找,发现其名下可供执行的财产已被其他法院查封、冻结无法执行。在执行法官与两位被执行人联系时,被执行人各种推诿,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去推卸法定义务,先是许诺在法定期限内偿还欠款,却迟迟不还,在拖过法定期限后,就开始躲避执行法官,拒接法院电话,当珲春林区基层法院执行局准备采取强制措施时,却发现两位被执行人已经离开本省,远走他市,了无音讯,让珲春林区基层法院的执行工作无从下手。

通过珲春林区基层法院执行“回头看”行动,调查卷宗发现其二人手机尾号均为四连号的“手机靓号”,执行法官立即询问通信公司后得知“手机靓号”可以办理过户手续,我们认识到“手机靓号”也具备执行价值。但两个手机号码均为外地号码,分别是邵阳号码及湖州号码,在本省不能进行相关操作,执行法官遂立即赶赴号码所在地。湖南邵阳市、浙江湖州市,两个目的地都在南方,七月份的南方有的不是风和日丽,而是烈日炎炎,时常大雨瓢泼。执行法官耐着夏日的酷暑在两省奔波,在办案期间内,执行法官往往刚下车就奔赴到当地认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相关部门查询是否有被执行人的财产,为了能及时赶往下一执行地点,乘车就算休息大多时间都是在高铁上吃一盒泡面以解饥饱。而在与当地联通公司的交流中也存在困难,因两地的联通公司也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虽然收到了珲春林区基层法院下达的协助执行通知书,但对具体操作仍存有疑惑,在执行法官的耐心讲解下,最终解开疑惑促成此次合作。在联通公司的协助下,执行法官成功的对两个“手机靓号”进行停机保号处理、并且不允许手机号码进行过户操作。此行最大的目的已经完成,但是执行法官多方面考虑后,发现调取被执行人近期的通话记录更加有利于我们找到被执行人,遂立即调取林某、刘某的通话记录,为下步执行工作打坚实基础。

对被执行人的“手机靓号”进行保号停机处理,如果两位被执行人在限期执行期内依旧不履行法定义务,珲春林区基层法院将决定对“手机靓号”进行拍卖,以作抵债。就在2019年7月15日上午,珲春林区基层法院执行局刚刚完成对刘某手机号的停机处理,就接到了刘某希望偿还部分欠款以换取解除停机的来电请求,这是此案从立案后,刘某第一次主动与执行法官联系,可见此项举措已经初见成效。

对于“手机靓号”等虚拟财产的处理,这是珲春林区基层法院第一次尝试,没有可参考的案例,对这两个“手机靓号”的处理既是验证“虚拟财产”执行的可行性也是创新工作经验的一种积累,我们在实践中摸索最优的解决方法,比如调取手机通话记录,利用通话记录查询当事人,以及停机对被执行人的震慑作用,这都是之前没有想到的。但是也有很多我们需要注意的执行难点,比如说如果被执行人的手机号码不是本人实名注册、手机号码的过户问题、以及当前通信公司的技术能否满足法院执行的需求,这些问题的解决都需要进一步的探索。

信息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虚拟财产都可以进行执行,比如“手机靓号”、“支付宝账户”、“高额充值的游戏账号”等。珲春林区基层法院已把对虚拟财产的执行列为重点工作,但可供参考的案例比较少,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这两个案例如果取得成功,将会为接下来大量的虚拟财产执行提供宝贵的经验,也能更快的给申请执行人一个满意的答复。

 
责任编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新闻与信息中心